老闆下午外出了,本來以為會是個悠閒的午後,畢竟外面下著雨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要悠哉的喝茶。
當我覺得可以輕鬆的做稿子時,發現信箱裡的郵件寫著我幫我媽代訂的機票居然要在今天三點以前付款。
可是我媽還沒敲定他的回程時間,機票的時間真是搞的一團亂。媽呀!!!可不可以有點彈性呢。6/10 15:30
--
6/11 11:00   BOSS早上還沒進辦公室,我則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做著稿子。通常這個時候BOSS應該要進來了。
這種不知道BOSS何時會進來的緊張感,確實增加了刺激度。
最近實在不知道要寫些什麼,腦袋只是告訴自己要認真讀書,其他的好像就因此變得沒這麼重要了。我發現自從NOTEBOOK壞掉之後,我寫BLOG的時間確實減少了許多,或許是因為躺在床上用NOTEBOOK的我比較寫的出東西吧!也或許這只是一個藉口。最近又開始悠閒下來了,但卻沒有因此變得比較與人接觸,依舊很宅,縱使只有一個人在家裡,也寧可以選擇看電視,MSN只要不工作幾乎都不打開,比起以前在學校生活時的7-11式的上線生活簡直差很多。
今天的雨有一搭沒一搭的下著,真是讓人難以捉模的天氣呀。舅媽生病了,醫生說他只剩下半年的生命,這種出現在電視劇的台詞居然也開始出現在我的生命裡,還記得知道這件事情的前一晚,還在跟夫子喝茶聊天,弄到三更半夜才回家,隔天早上,媽媽情緒失控的跟我轉述舅媽的事情時,看著媽媽的我在想昨夜的他很難熬吧!因為趕著上班,簡單對話後,出門前抱了抱媽媽,在騎車上班這十分鐘裡,我竟也落下淚了,不是為了生命的脆弱,而是替這些傷心的人感到不捨。
記得我問了媽媽要不要回去曼谷看舅媽,媽媽說他不知道要人活著時候回去,還是死的時候回去。我告訴媽媽說,兩次都要回去,因為活著是會去看病人,死了則是去陪伴那些失去他的人。
舅媽是媽媽兒時在勿洞就結識的玩伴,雖然後來媽媽出國了,舅媽也跟舅舅去了曼谷,不過當我看到媽媽和舅媽在一起說話的樣子,我想再漫長的時光也沖不淡她們的情誼,舅媽是個爽朗的人,跟舅舅一樣,笑起來都會讓人覺得很開心,去年回去看舅媽的時候,她比我第一次見到時,消瘦許多,當時還不覺得一年後的此時會被告知一個人的生命只剩下半年,也不知道媽媽會這樣子在我面前痛哭。她告訴我最愛她的親人又要離開一個人,雖然我不明白一直說自己可以活到60歲就好的母親怎麼會這麼害怕死亡,但是當下,她的難過還是深深震撼著我。
 
最近的假日非常的忙碌,不知不覺總是排滿了活動,有點莫名奇妙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akutosho 的頭像
yakutosho

Appearance

yakutos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